新闻中心
偷拍黑产:酒店藏摄像头观看权被售卖 代理月入过万

  随着酒店偷拍事件被陆续曝光,隐藏在头背后的法律问题,除了房客的隐私权遭到侵犯外,一条色情偷拍黑色产业链也越发清晰。

  6月11日,福建福州鼓楼区法院宣判了一起非法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案,男子陈某自去年7月起网购4套头安装在4家酒店的客房内,并利用APP远程观看、录制他人私密视频,其中包含性爱视频40多段,受害人达600余人。

  法院以非法使用专用器材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七个月,责令陈某删除本案中所有涉及侵犯他人隐私的照片及视频,以消除影响,并在国家级媒体上向社会公众公开赔礼道歉。

 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的另一起制作、贩卖、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中,赵某勇、张某明、葛某贺等人分别在长春、沈阳、石家庄、天津、济南、泰安、淄博、邹城、亳州等地的酒店内安装头30余个,通过发展代理、售卖摄像头的实时观看权非法获利,导致房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其客房内隐私,甚至是性爱画面被“现场直播”,遭数十人暗中“围观”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这些暗藏在酒店客房内的头,可通过APP邀请码分享给其他人获得观看权。更可怕的是,这种观看方式不受地域和距离限制,安装者通常会在QQ群中发送视频截图及文字介绍宣传“推广”,再以每个邀请码150元到200元的价格销售给下线代理,代理则在加价后继续发展下线或直接售卖给网友进行观看。

  经过层层加价后,一个邀请码最高能卖至600元以上,每个摄像头最多可生成100个邀请码,供百人同时在线观看,而头的价格则仅有150元左右,其背后的黑色利益链巨大,有人通过代理、销售酒店客房内头的观看权单月获利逾万元。

  在一座针对房客与酒店,充斥着色情、欲望与利益“金字塔”中,为数不多的几个层级被一枚价值仅百余元的头连接着。从摄像头安装者到“代理商”再到观看者,经过层层加价,房客们的隐私,尤其是性爱视频经过筛选后,被当作“商品”悄然售卖。

 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隐私权纠纷案判决书显示,2018年下半年,程某与女友在网上预订了某酒店客房后,于当晚7时左右入住,但因电视机故障,程某在调试时发现电视机右下角有一不规整的小孔,经拆机检查,他们发现了一台机。程某报警后,民警经现场勘验发现,这台摄像机在案发前一直处于工作状态,并拍到了程某与女友的相关画面。

  实际上,程某与女友的遭遇并非个案,许多房客在入住酒店后,被头偷拍后仍全然不知。

  近日,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依法起诉了一起非法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案。自去年7月份起,男子陈某将网购的4套设备安装在4家酒店客房内,并利用APP远程观看、录制和存储他人的私密视频,其中包含性爱视频40多段,涉案被害人达600余人。

  检察日报5月30日一篇报道曾罗列出多起类似案件,其中有人利用头远程控制偷拍,在电脑中储存了500G相关视频和截图,有人在案发后被警方从电脑中查出1200余段房客的隐私视频。

  在众多酒店偷拍事件背后,一条黑色产业链一直贯穿始终。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8月31日作出的一份刑事裁定曾呈现了这一色情黑产的轮廓。该案中主要犯罪嫌疑人共15人,其中仅赵某勇、张某明、杨某翰和葛某贺4人在网上购买摄像头后前往酒店客房安装,其余11人均为他们发展的下线,负责售卖与摄像头相关联的邀请码,分享给他人进行在线观看。

  上述裁定书显示,赵某勇等人在酒店客房内安装的摄像头均为一家名为“360科技公司”生产的微型头,连接上无线网和电源后,可以通过手机软件实时观看、回放相应录像。每个摄像头安装并连接成功后,可通过邀请码最多分享跟100个“家人”共同观看。

 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同类案件中,多名被告人曾供述这种名为“360摄像头”的偷拍设备,在网上的售价仅为150元左右。

  上述案件中,主犯赵某勇曾供述,他在网上联系购买并前往秦皇岛、沧州、天津等地寻找酒店安装摄像头后,最初是自己在QQ群中售卖邀请码,分享观看权,每个邀请码一百多元每月,后来则以每个邀请码120到130元的价格卖给代理,再由代理继续发展下线或直接售卖给网友观看。

  赵某勇称,其安装的摄像头多在大学城附近的酒店客房,镜头正对着床,在安装时便目的明确,“是为拍摄房客性爱视频”。

  短短几个月间,赵某勇等4人通过在多地安装的30余个头及同案其余11名被告人累计发展了至少300余名下线,他们身处在这座“金字塔”顶端,分别获利3万到8万元不等。

  葛某贺曾是赵某勇和张某明的“顾客”,他在购买过赵某勇在沈阳、长春等地安装的头观看权后,决定加入到这一黑产当中。

  2018年初,葛某贺在购买了两张居民身份证及微型摄像头后,先后前往山东邹城、临沂、滕州、泰安、淄博、济南;安徽亳州、蚌埠;江苏苏州等十余个城市,寻找酒店登记入住,并顺利在客房内安装了20余个摄像头,用于拍摄房客实时性爱视频。

  葛某贺称,在安装之前,他通过网上信息找一些“带有主题性质的宾馆”,又通过购买的身份证登记入住,前后安装了20个摄像头,这些摄像头都是对准客房床上等隐私位置。随后,他将摄像头偷录的视频及观看权卖给网友冯某、沈某帅、崔某社、张某等数十人二三百次,获利四五万元。

  但实际上,警方经侦查确认,葛某贺在2018年3月9日被抓前,短短一两个月就已经非法获利8万余元。

  葛某贺被抓后,警方在他的“360账户”中发现,他安装绑定的20个摄像头拍摄内容已先后分享给768个“家人”,并在他的手机中发现,葛某贺已经发展下线人。

  沈某帅就是葛某贺的下线之一。据他的供述,他从被抓的两个月前开始,从葛某贺等人处购买酒店客房内头的观看权,并进行转卖。

  沈某帅称,他在上家买一个摄像头的观看权是150元,再以230元到250元的价格卖出。通常,他会先在自己建立的QQ群发布推广消息,告知摄像机的品类、安装位置等信息,教授安装及实时观看的方法。两个月间他共赚取了2万余元。

  警方对沈某帅手机进行电子物证检查时,发现里边存有偷拍视频截图688张,偷拍视频20个,被抓时,他已发展下线元。

 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,在这张以售卖偷拍淫秽视频盈利的交易网中,代理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,上线与下线之间的界限并不十分明确,多数代理同时拥有多条上线,这些上线之间的“货源”也并不完全相同,因此时常会出现下线将上线分享的观看权售卖给其他上线,再由其他上线卖给其余下线的情况。

  刘某在整张交易网中属于“底层代理”,与其他代理不同,警方在调查中案发现,刘某只有沈某帅一名上线笔交易记录中,一笔系从上线沈某帅处购买观看权,其余7笔则均为他与买家进行的。

  交易记录显示,刘某从沈某帅处购买邀请码后,再以600余元的价格卖出。一个邀请码,从葛某贺到沈某帅再到刘某,价格翻了4倍有余。

  这起案件共15人参与作案,全部因犯制作、贩卖、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分别被判处11年到1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  在澎湃新闻检索到的21起涉及偷拍的非法使用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案及制作、贩卖、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中,违法犯罪分子均以在酒店或出租屋内安装头的方式,窃取房客私密及性爱视频满足私欲或牟利,作案区域涉及长春、沈阳、石家庄、天津、济南、泰安、淄博、邹城、亳州、伊犁、北京、杭州、郑州、上海、赤峰、重庆、大连、佳木斯、哈尔滨、中山、德州及成都等多个城市。

  违法犯罪分子在安装摄像头后,通常会选择“主题酒店”或大学城周边酒店进行安装,除售卖观看权外,还有录制视频进行出售另一条牟利渠道。澎湃新闻注意到,上述判例中半数以上最终被以非法使用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罪定罪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到一年、缓刑或拘役,甚至有人在被抓后仅被处以行政处罚。

  在较低的违法成本及高额的利益驱使下,有犯罪分子即使被公安机关查获,仍不思悔改,继续顶风作案。

  90后男子钱某航在2017年曾在网上购买“360摄像头”,安装在四川省射洪县的四家酒店客房内。钱某航将摄像头拍摄到的房客开房视频上传到其手机客户端,经过筛选后再将其中有性爱情节的视频片段上传到云盘。

  2017年10月24日,赵某航被公安机关抓获,民警经调查发现,赵某航先后拍摄到51对房客的一百余段淫秽视频文件对外售卖,同时以付费的方式将摄像头观看权分享给他人在线观看,但他最终仅被处以行政拘留10日,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。

  钱某航被释放后并未就此收手,他在2017年12月6日便再次购买摄像头,继续从事色情偷拍。2018年4月,他在成都某酒店内安装的摄像头被房客发现后报了警,5月9日,公安机关再次将钱某航抓获。这次,民警在他的手机及电脑中查获视频114段,均含有淫亵性的性爱内容。其安装的摄像头通过售卖观看权供他人观看了近200次。

  一名从事网络安全工作的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,他曾针对酒店偷拍现场进行长期调查发现,将摄像头安装在较为私密的场合,通过偷拍批量生产内容,近几年很快成为了一条产业链,相关的“从业者”分工十分明确,前端有人负责安装摄像头,中端有人负责发展下线销售邀请码和剪辑视频,末端有人负责“发行”和“售卖”。

  上述人士称,偷拍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,要从利益和处罚的对比角度说起,目前常见的改装偷拍摄像头最贵不超过300元,这类视频不用太高清,只要对着床有“激情画面”即可,一条视频最低10元,拍到年轻貌美的可涨至150至三百元,若遇到网红则可卖至几千元,“通过邀请码售卖观看权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,目前的处罚机制并未让这个犯罪群体退缩”。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ckplayer.htm

上一篇:江西手机报客户端下载方法 下一篇:MDPDA手机网